导航切换
  1. 首页
  2. 文章
  3. 热点
  4. 搜狐止颓?
0

搜狐止颓?

大公司头条 6天前 阅读 14255

在年度总结梳理各大互联网企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会自然而然地会把京东、阿里、百度这一类的企业放在前排,却始终忽略了曾经的巨头:搜狐。

直到前段时间搜狐被约谈整改,这家公司才重新进入眼帘之中,曾经被张朝阳称为“互联网战国七雄”之一的搜狐,已经悄无声息的掉队。不仅仅是第一梯队,后来者的不断超越让搜狐看上去都有了逐渐没落的趋势。

梳理了一下搜狐股价2018年的运行情况,用“爆挫”这个词语来形容或许并不为过,几个关键时间点的下跌让搜狐的市值蒸发无数,即使是最近几个交易日小有反弹,但在短线的主次节奏上来看,经历了下跌有力度、震荡回调无力度的股价,后续还是有望再度向下开启一波主要节奏。熟悉技术分析的投资者应该能感觉到,跌势在望。

微信图片_20190211144719.jpg

如今市场竞争逐渐白热化,曾经的互联网大佬却愈发的“低调”,2018年对于搜狐来说或许并不是好的一年,视频以及媒体类业务的下降使得搜狗和畅游的业务也一度承压,尽管拥有着三家上市子公司,但搜狐的未来却并没有被投资者看好,重新起航的搜狐还止住“掉队”的颓势吗?

雪上加霜的约谈,让搜狐的业绩再遭当头一棒

2019年1月3号,北京网信办约谈搜狐,针对搜狐WAP网、搜狐新闻客户端传播低俗庸俗信息、破坏网络舆论生态等等问题约谈搜狐相关负责人,令其立即全网进行整改,相关产品“新闻频道”也暂停更新。

这对搜狐来说无疑是当头棒喝,因为自身监管不力,搜狐新闻客户端存在着不少传播低俗庸俗信息、破坏网上舆论生态等问题,而搜狐也成为了2019年第一家被约谈整改的企业。这种针对传播低俗庸俗信息的问题,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虽然谈不上致命,但也相去不远了。

低俗文化一直是互联网蛀虫般的存在,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比如2018年被人们扼腕叹息的内涵段子,比如前几天强行夭折的马桶MT,这是互联网产品监管的底线,触之者死。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和被约谈一起出现的是脉脉上的一则爆料,短裙、旗袍、跳舞?网友表示这可比某些互联网企业的破冰文化还要低俗,用蔡明老师的话来说,简直就是恶心妈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微信图片_20190211144734.jpg

虽然这件事的真实性依然存疑,可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还是让很多网友觉得挺有意思,对于搜狐来说,这种事情的发生也确实是雪上加霜。

从上述的表格当中也有体现,我在2018之外加入了2019年1月3号的股价信息,这一天搜狐股价大跌至16.53美元一线,同比跌幅高达7.39%。

其实搜狐并不是被网信办唯一约谈的新闻门户,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搜狐却是“惯犯”,因为此次停更事件的发生,距离搜狐旗下新闻客户端等产品下架事件仅仅过去了不到三个月,搜狐在业绩上吃了亏。

面对这样的局势,搜狐新闻还有救吗?

如今的搜狐新闻可谓是内忧外患,自身在2018年被下架被约谈整改,竞争方面还面对着今日头条以及腾讯新闻这样的流量大户,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2018年:

  • 腾讯新闻排名APP总榜26位,新闻资讯类排名第一,月度独立设备数达到了26402万台;

  • 今日头条排名APP总榜27位,新闻资讯类排名第二,月度独立设备数达到了24847万台;

  • 搜狐新闻排名APP总榜67位,新闻资讯类排名第五,月度独立设备数只有可怜的8684万台;

和前两者比起来,搜狐新闻真的掉队了太多。

在刚出炉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中,腾讯新闻获得top30赛道用户规模NO.1奖项,在这里能看出腾讯新闻依然牢牢坐着第一把交椅,而报告当中也指出,“监管”是2018年中国互联网的一个关键词语,新闻客户端只有坚持价值内容生产才能带来持续不断的用户增长。在这一点,腾讯新闻要比今日头条和搜狐新闻做的更好。

作为曾经和腾讯同处一个梯队的互联网企业,在营收等数据方面,搜狐也被腾讯甩下很远。

2018年Q3的数据当中,腾讯营收达到了806亿,同比增长24%;搜狐Q3的总收入仅为4.60亿美元,较之2017年同期下降11%,较之上个季度也下降了5%,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来计算,搜狐公司的净利润达到了3200万美元,每股ADS摊薄净亏损0.81美元,少于分析师预期的1.59美元。

今日头条在2018年虽然经历了不少风波,但其对标BAT,成为国内第四大互联网企业的野心始终没变,750亿美元的估值也足以表明其发展潜力。

对比起来,搜狐和二者之间的差距确实不是一星半点。

当年的搜狐矩阵风光不再,面对5G和AI,张朝阳这个物理学博士居然没有一点动静。

之前在搜狐畅游工作的产品小哥哥一直和我说张总拥有着相当惊人的学历,清华大学物理学出身,麻省理工物理学博士后的学历让张朝阳在互联网大佬当中都足以拔得头筹。

但拥有着如此高学历的张朝阳,在面对着AI和5G这样的新风口,他的搜狐却是基本上没有尝试。

其实在2018年前后,搜狐有尝试AI领域的布局,张朝阳旗下三驾马车之一的搜狗输入法就是重要的体现,那时候,有AI助力的搜狗输入法也是更好地满足了用户智能交互和表达需求。

但是对比谷歌和百度,搜狗却永远赶之不上。

和传统行业不同,互联网行业遵循的是量子力学规律,用户和数据才是整个互联网的组成部分一条数据是否被浏览决定了它的价值所在。而在用户群体变化、数据活力升迁以及场的化学变化这三方面来看,搜狗和百度的区别就在于用户和数据构成的量子场能量计不同,用户和数据量的不同也导致哪怕用户数相差一百,但在数量级上,二者也是有明显的差距,这从理论上证明了搜狗为什么无法打败百度。

当然了,百度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也是把谷歌走过的老路复制了一遍,但在这些企业同时布局AI,打造自己江山的时候,张朝阳却是在夜夜笙歌自鸣得意,短暂的辉煌之后,现实接踵而来。

2018年第三季度归属搜狗的净利润为2390万美元,较之上一年同期下滑23%,跌幅不可谓不小。

而关于5G,我们现在能听到的似乎只有华为、小米这些耳熟能详的顶级手机厂商,2019年或许是5G时代的元年,拥有着顶级物理背景的张朝阳,其实应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去做出尝试的。但至少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听到相关的消息。

除此之外,搜狐引以为傲的游戏业务似乎也不尽人意抓不住市场的心了,2018年第三季度搜狐的在线游戏收入为9600万美元,和2017年相比下降了28%,相比上一季度的增幅也仅仅达到了2%。

2018年,搜狐畅游“移动互联”部门的拆分以及合并,对于部门的员工来说依然不堪回首,迪丽热巴亲自代言的《莽荒搜神记》在上线三个月之后,砍掉了整个部门,几千万的研发费用活活打了水漂。

再加上畅游之前还一度传出CEO陈德文和潘文娟“内斗”,这让本就危险的畅游看上去更加乌烟瘴气雪上加霜…

曾经的互联网行业“黄埔军校”?其实是人才机制的跟不上节奏,全网流失。

龚宇,古永锵,王小川,李善友,韩坤,陈一舟,王昕,张黎刚。

爱奇艺,优酷,搜狗,酷6,一下科技,人人网,春播生鲜,爱康国宾。

熟悉互联网行业的人都知道,这些人和他们的企业几乎撑起了整个互联网的一二线梯队,说是半壁江山并不为过。看上去这些人应该没有任何联系,甚至还是竞争对手,但从出身来讲,他们却是一样的,都是曾经的搜狐人才。

微信图片_20190211144752.jpg

微信图片_20190211144758.jpg

微信图片_20190211144802.jpg

整理了一下搜狐这些年的人才流失情况,这份表格称得上是触目惊心。

爱奇艺的创始人龚宇、优酷的创始人古永锵、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等等一系列现在视频领域排的上号的大佬都是出自搜狐,可惜一向佛系的张朝阳在这些老员工们当初选择出来创业时没有给他们一笔投资将这些人收拢至搜狐系旗下,而是选择了站在他们对面,大打版权战争。

他们和搜狐形成了一种竞争关系,人才的接连流失是张朝阳应该去反思的,可彼时的张朝阳却一门心思扎到了娱乐圈,接受采访上杂志,在搜狐媒体大厦的顶层开party,在公司最关键的时候开始做甩手掌柜,这不应该是一个互联网大佬应该有的态度。似乎是察觉到了张朝阳的不务正业,接下来,搜狐面临的问题便是接踵而至。

在引以为傲的资讯方面,虽然搜狐依然排在上位,但它的活跃度以及环比增幅却都在下降,远不如正如火如荼的腾讯新闻以及今日头条等产品。

视频应用方面,爱奇艺、抖音以及快手等产品遥遥领先,搜狐也只是排到了17的位置,和爱奇艺、腾讯视频以及优酷三大巨头相比,搜狐似乎更执着于自给自足,试图凭借内容来拉动用户的增长,可是随着董成鹏的离任,搜狐到底还能不能自给自足,这让投资者不得不怀疑。

或许是意识到了岌岌可危的现状,沉寂许久之后的张朝阳也终于反应过来,并且在2019WORLD大会上表示自己已经进入状态、找到感觉,喊出了“归来仍是少年,搜狐将重新崛起”的口号。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搜狐的“掉队”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不是一两句口号便是能够拯救的,新时代下,搜狐旗下产品的优势荡然无存,对手的压制也让搜狐很难再回到互联网第一梯队。

20年前的果断起航让搜狐站在了当时互联网行业的顶尖层面,2008年铺满北京城的“看奥运,上搜狐”logo让搜狐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的标杆,但短短十年过去,在移动电商、短视频以及AI、5G技术为首新风口下,我们却找不到搜狐的身影。

2016年的时候,张朝阳说要用三年时间再度回到互联网中心,如今第三个年头已经到来,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被约谈、股价犹如过山车一般起伏不定的搜狐,我相信张朝阳依然像他热爱跑步那样的热爱着搜狐,但在曾经的辉煌被蒙上尘埃的时候,也只有寻找到探索新的增长点才会成为搜狐的破局之道。

搜狐媒体大厦、畅游大厦以及搜狗所在的搜狐网络大厦,这都是搜狐自身的财产。张朝阳在房产领域的眼光让人佩服,可面对着被时代甩下的局面,只有从自身去做出改变才是正道,曾经的互联网大佬最终只能卖房求生存?这未免也太过于辛酸和讽刺。

张朝阳一直坚信搜狐还是一艘巨轮,依然坚信搜狐还是当初新浪、搜狐、网易、腾讯、阿里、百度以及盛大所构成的“战国七雄”之一。但事实上,BAT早已站上了中国互联网的顶峰,曾经互联网三剑客之二的新浪和网易各自拥有着38.06亿美金和290.01亿美元的市值,只有搜狐的市值跌落至6.43亿美元,赤裸裸的事实摆在所有人的面前。

重新喊出口号的搜狐有了新的动力,张朝阳新的蓝图也正在路上,历尽千帆起起落落,我们不求搜狐能够重拾当年风采,但这二十年来的努力,也希望不要仅仅化为投资者的一声唏嘘和叹息。

创业不易,快去下载新媒之家APP,你要的知识、人脉、资源、工具都在这!
赞 2

找回密码

扫码支付 ×
×
新媒之家

支付完成!

扫一扫打开新媒之家APP,进入“我的”→“已报课程”进行听课

扫一扫打开新媒之家app,进入“圈子”→“我的圈子”和大咖互动交流

新媒之家

扫码下载新媒之家APP

温馨提示
使用新媒之家APP能获取更多互联网创业文章,视频,课程和资源交易。还能加入各种圈子和百万大咖互动交流。